凯时kb88体育

浮石:《青瓷》不是腐败教科书(组图)

Date:2020-11-24

  我们将与电视观众一起思考价值观与人生观的问题,思考理智与情感的问题,这些问题不是虚无缥缈的玄学与哲学,而是蕴藏在我们每一个人内心的天使与恶魔,所以,电视剧《青瓷》的主题是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中的每一个人的救赎与自我救赎

  拍卖公司总经理张仲平在承揽胜利大厦拍卖业务的过程中,面临妻子唐雯侄子徐艺自立门户的挑战,同时遭遇电视台记者曾真的激情。张仲平一方面要阻止妄图一夜暴富的徐艺剑走偏锋的疯狂行为,一方面要在两个聪明犀利的女人之中寻找平衡。突如其来的一切使张仲平陷入矛盾漩涡,几度濒临现实和情感的绝境,但内心至善至真的力量引领他经受住了纷乱复杂的现实磨砺。

  最近,随着40集电视连续剧《青瓷》在湖南台的热播,“青瓷”、“雅贿”再次成为网络搜索热词和持续关注的话题。电视剧所揭露的中国式关系、商海之雅贿潜规则、男女婚外情等都成了极大的看点,并在网上引发了“好男人的标准”的大讨论。

  电视剧《青瓷》的编剧,也是同名长篇小说的作者浮石传奇的人生经历也引起了网友的关注。教过书、当过官、经过商、坐过牢……浮石的人生阅历可谓丰富。而《青瓷》恰恰是浮石在涉嫌行贿被抓后在看守所写的。

  所以,无论是剧中3D拍卖公司的董事长张仲平、还是扬帆地产董事长颜若水,他们之间甚至与司法人员之间的纠葛故事或多或少都有浮石人生的影子。笔者受《绿海副刊》特邀,与浮石进行了一场关于《青瓷》的对话。

  徐俊国:根据你的长篇处女作《青瓷》改编的同名电视连续剧最近在湖南台热播,引起了关注和热议,能说说播出后的情况吗?

  浮石:电视剧《青瓷》实际上是我的三本小说的混合体,这三本小说是《青瓷》、《秘色》、《窑变》,特别是后两本,相似率更达90%,是我长达五六年的心血之作。电视剧《青瓷》首播后,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大部分观众对该剧的品质和演员表演给予了充分肯定。首播当晚我就接到了50多位好友的电话,都是来表达对《青瓷》的喜爱和问候的。还有,微博上的粉丝也增加了好多。

  浮石:有啊,在这之后的20多天,小说《青瓷》、《秘色》、《窑变》共卖出了15万本。

  浮石:《青瓷》是我的长篇处女作,创作于看守所,是我2003年至2004年因涉嫌行贿被羁押306天的“成果”之一。有人评价说它是一本睿智的书、一本恐怖的书、一本激烈的书、一本冷漠的书、一本看了开头非常想知道结尾的书。当然,这也是一本无法告诉我们结果的书,它描写了道路,却让读者自己摸索方向。《秘色》、《窑变》是为了拍摄电视剧而对《青瓷》的重写,相对于电视剧,其人物更丰满,台词更大胆犀利,信息也更海量。

  徐俊国:《青瓷》是自传体小说?浮石:是不是自传体小说不好说,但的确和我的人生有很多重合的地方。换句话说可能更贴切,这部小说是我长达40多年的生活积累,包含着我上半生对生活的所有感悟、处世手段和技巧。

  浮石:的确有。在此之前,我曾是哲学系的高材生、湘潭大学人事处处长,中国第一批下海经商独闯海南的文化商人,湖南省身价千万的拍卖行的老总。让我身陷囹圄的起因是湖南省高院委托的深圳某房地产项目中法官涉嫌受贿东窗事发。而我不过是给法官送过“厚礼”的无数个人中的一个。因为两三笔业务,我前前后后给法官送了五六十万。这个案子拔出萝卜带出泥,越挖越深,最后演变成一个震惊全国,涉及近百名法官、十几家拍卖企业的惊天大窝案。而我也从此开始了漫长的306天的铁窗生涯。

  浮石:在是否由我担任电视连续剧编剧这个问题上,导演李骏最初有些犹豫。原因有三,一是在当时的小说界我也只能算个新手,一本有着一半的自传色彩的小说似乎不足以证明我的文学才华;二是即使我的文学才华令人放心,影视编剧更多的是一种技术活,会有着制造工业产品似的格式要求与行业规范;三是对自己的原作大动干戈,可能难免有抵触情绪,从而使编剧工作举步维艰。

  浮石:让李骏坚持请我做编剧的理由也有三条,一是作为故事的背景与框架的拍卖行业,水深流急,里面的规则与潜规则不是一般的编剧所能驾驭的,而我对此烂熟于心;二是在出书之前我有十多年的从商经历,早已习惯于用商人的思维方式看待一切人和事,完全有一种凡事都可以商量的心理准备;三是对小说作品的内核与灵魂把控得最好的就是我,而我在心里当然最希望将电视剧《青瓷》打造成精品。

  浮石:说《青瓷》剧本是我自己的呕心沥血之作应该不算太夸张。把小说改编成剧本,耗费了我6年共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心血,我从最开始完全不懂电视剧编剧的基本原理,到慢慢习惯从观众的欣赏心理构思剧本的表达方式与推进速度,这个过程真是苦乐参半。

  浮石:相对于小说,电视剧《青瓷》已是一次脱胎换骨、凤凰涅槃般的新生。首先,小说《青瓷》写的是拍卖公司老板张仲平怎样利用官商关系搭伙求财以及搞婚外情的故事;电视剧《青瓷》对此作了颠覆性的修改,包括原有人物关系的重新组合、新增加近十位人物、主要情节以及主要人物的价值观取向等等,其涵盖面更广,更注重人性善恶美丑的挖掘。

  浮石:主要有三条线索:一是强化了“雅贿”这条线,青瓷会所成为剧中的一个隐喻。最精彩的看点都是围绕3D拍卖公司的老总张仲平与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颜若水两人的行贿和受贿过程来展开的。张仲平为争取胜利大厦和香水河的业务,在和颜若水的交往中步步为营,精心编织着两人的关系。两人每次的见面地点都选在青瓷会所,香茗两盏,围棋一盘,谈笑风生之间,就达成了某种默契。

  二是拍卖公司老板张仲平妻子唐雯的外甥徐艺,怎样背叛亲姨父,并为两单业务与之进行生死较量。

  三是张仲平面对欲望的诱惑,怎样在各种感情中纠缠、撕裂与坚守。我们将与电视观众一起思考价值观与人生观的问题,思考理智与情感的问题,这些问题不是虚无缥缈的玄学与哲学,而是蕴藏在我们每一个人内心的天使与恶魔,所以,电视剧《青瓷》的主题是各种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中的每一个人的救赎与自我救赎。

  还有一个变化就是电视剧《青瓷》最后让利欲熏过的心幡然悔悟,让多行不义者锒铛入狱,多了一条光明的小尾巴。这是小说《青瓷》里没有的。但在小说《秘色》、《窑变》中,我们对主要人物的关系(主要指张仲平与曾真)和主要人物的命运(主要指徐艺和周运年)进行了全新的设计,应该更真实、更令人震撼。

  徐俊国:剧中的雅贿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张仲平和颜若水在青瓷会所通过博弈进行交易;还有一种就是走拍卖程序,你能具体说说吗?

  浮石:第一种是靠故意输棋完成的。张仲平为夺取胜利大厦和香水河的拍卖业务,与关联的资产管理公司老总颜若水频频暗中接触。两人借下棋之机,将5.8万元的青瓷鸟食罐作为赌注,张仲平故意输棋,换取颜若水承诺将推荐3D拍卖公司的事提上议事日程。执子棋落间,两人不动声色完成一场交易。更耐人寻味的是,随着业务量加大,“知假买假”也成为雅贿中的一环。颜若水故意从文物市场花2000元买来一尊假青瓷莲花尊摆放在青瓷茶会所里,标价500万元,等张仲平上钩。张仲平急于争取到拍卖业务,对于颜若水的设计心知肚明,也甘愿接受。“雅贿”对全剧剧情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寓意深刻。通过几件或真或假的瓷器,行贿过程就很自然地完成了。

  第二种靠拍卖来完成。譬如,张仲平发现侯昌平为官清廉软硬不吃,就投其所好,在他儿子侯小平身上下功夫,暗地出学费帮侯小平找书法老师辅导,并把他的三幅习作拿到拍卖会上拍卖,再找人去拍卖会上以相当高的价位拍走。对拍卖行当然要给好处费,而收礼人就貌似合法地获得了一大笔拍卖款。一种行贿过程就不露痕迹地完成了。这种以拍卖行为中介的方式非常隐蔽。所有这些复杂程序的设计,都是为了对抗第三方的监督,某种程度上,更类似于洗钱。

  浮石:是的。买家通常都是用手机打来电话就直接买下了,谁也不知道这东西被谁买走了。收受古玩或者名人字画,最重要的行贿证据就是实物,没有了实物就等于断了线索,往往给此类案件的侦破增加了难度。

  浮石:这种说法我并不惊诧,持这种说法的人或许只是看到了官商之间的蝇营狗苟,而忽视了作品的人性深度和批判力度。

  徐俊国:电视剧《青瓷》播出后,引起不少拍卖行业的人关注,许多拍卖师在网上留言表示,感觉《青瓷》的播出对整个拍卖行业是种打击与抹黑,认为是对大众的误导,是拿行业潜规则博人眼球,你怎么看?

  浮石:我丝毫没有博人眼球的意思。小说《青瓷》是我在看守所写的。写的过程其实就是自己忏悔的过程,是我对前40年的反思。为了“生意”,我曾成了“陪吃、陪喝、陪玩”的三陪先生。一些重要的客户和关系,还得陪他们钓鱼或打牌。因为我太清楚了,利益是我们之间的黏合剂,如果我不这样做,别的同行马上就会乘虚而入、取而代之。

  在那些年,我每周和老婆孩子能吃上一顿饭就算不错了。久而久之,和亲人之间的沟通越来越少,生意却进入一种恶性膨胀期。由于我会搞关系,各级法院向我敞开方便之门,每年接十几二十几单业务,成交额一两千万地往上升。公司积累的财富越来越多,当然,我也没有亏待过我的“衣食父母”们。每次赚到钱,就会想法给别人送钱,每次总是把细节设计得隐秘隐秘再隐秘,经得起严格的财务审计,但那种犯罪的感觉却总是挥之不去。我一直在想,纸到底能包住火多久?

  就像电视剧里的张仲平一样,我曾长期周旋在妻子和另外一个女人之间,那种满嘴谎言、戴着镣铐跳舞的日子让我身心疲惫。现在想想都像一场噩梦。

  浮石:我最近已经把《青瓷(2)》大纲写出来了,它肯定会比《青瓷》更犀利、更刺激、更精彩。

  浮石,真名胡刚,毕业于湘潭大学哲学系,现为民进湖南省委专门委员,兼商人、作家、影视编剧。著有长篇小说《青瓷》、《红袖》等。

  徐俊国,著名诗人,1971年生于青岛平度,现居上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集《鹅塘村纪事》被列入中国作协“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